主页 > 方面媒体 >百物涨价‧卖糕饼补贴‧街头童工养家 >


百物涨价‧卖糕饼补贴‧街头童工养家

  • 2020-07-25
  • 223人已阅读
百物涨价‧卖糕饼补贴‧街头童工养家(雪兰莪‧巴生3日讯)近来市面百物涨价,中下阶层“钱不够用”,许多贫穷家庭也因此让原应留在家里或学校专心学业的年幼孩童“抛头露面”,走上街头四处兜售虾饼、糕饼、万字票开彩成绩等,以帮补家用,而一些非法集团更藉此机会操控一些孩童作为生财工具,以致大马衍生非法童工处处的现象。让人担心又错愕的是,有些童工年仅五六岁,有些看起来尚不谙人情世故的童工更在售物之余,伸手向民众乞讨金钱。不愿具名的民众向《》揭露此事时披露,这些来自各族群的童工最年幼的只有五六岁,而余者也多在15岁以下。“有些童工除了白天‘营业’,连晚上也必须开工,有则更迟至凌晨才‘收工’。”最令人感到错愕的是,一些童工更在兜售商品之余,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然后摊开手掌向民众讨钱。假扮一家人博同情因此,这名提供资料给本报的民众呼吁政府正视及儘速解决街头童工日增的问题,以免无辜孩童遭非法集团利用,继而衍生更多社会问题。《》经追查后获知,许多街头童工都是在家人允许及自愿的情况下,走上街头兜售货品,以赚取微薄收入补贴家用。不愿具名的民众披露,一些相信是为人父母的成人,带着他们的孩子在大街小巷穿梭,一起兜售货品,甚至任凭孩子在自己的面前,摊开手掌向食客讨钱。“我相信为人父母者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向人讨钱,所以,我怀疑那是不法集团的安排,利用孩童和一些成人假扮成一家人,以刻意把‘家庭的贫苦’呈现在大众眼前,藉此博取同情。”全家男女老幼出动开工据《》观察,一些童工是独自“营业”,一些童工则是成群结伴向民众兜售货物。另有一些童工则是在家人的带领和陪同下,全家人扶老携幼总动员“开工”。这些街头童工多到餐馆、嘛嘛档、咖啡店、美食中心等人潮较多的地点“营业”,而他们所兜售的货品多是“家庭式”製造的小吃,例如虾饼、糕点和黄梨饼等,但也有一些童工兜售万字票开彩成绩。许多食客见状,多会基于同情心而掏钱向这些孩童购买物品。不过,教人感到忧心的是,一些“好坏不分”的童工在靠近食客的餐桌时,随即变身乞丐伸手讨钱,幸好许多食客都不认同童工讨钱的行径,所以大都不予理会,以免助长“博同情”歪风。此外,有些“父母”还把小孩当“先锋”,让孩子走在前头卖东西,自己则躲在孩子的身后当“后盾”。据观察,这些小孩似乎都已经习惯这种生活,脸上并没露出不悦的神情。男童身挂满虾饼兜售凌晨12点仍未收工《》记者走入巴生武吉丁宜商业区某间餐厅,发现有3名男童成群结伴兜售虾饼,其中一名年龄最小、估计只有七八岁的男童因无法两手拿完一包包的虾饼,唯有把包装虾饼挂满全身,沿桌售卖。直至凌晨12点多,这3名男童仍在四处“做生意”,令人不免质疑这些孩子隔天难道都不用上学?3名男童向顾客兜售的虾饼一包5令吉,不少食客基于同情,掏出钱包向他们购买。当他们趋前向本报记者兜售虾饼时,记者尝试与他们聊天,但年龄最大,估计约十三四岁的男童却三缄其口,完全不回应记者的任何提问。另一名约十一二岁的男童则说,与他们同行的最小的男童是他的弟弟,而他本身在家里排行第二。记者立即问他为何出来卖虾饼时,他一时答不上来,过后再问他家人是否知道他出来卖虾饼,他便回说:“这些虾饼是妈妈炸的,妈妈要在家里照顾弟弟,不能出来。”当记者想进一步询问男童有没有上学时,对方已迫不及待追问记者要不要买虾饼?记者掏钱买了一包虾饼后,3名男童便快步离去继续开工。妇女携2女童装可怜讨钱《》跟蹤一名携带两名女童的妇女后发现,她们私下的互动或言行举止之间相当亲密,关係有如母女。记者佯装公众趋前与这三母女对话,岂料妇女发现记者很“关心”她们的情况后,便不断自称可怜、生活困苦,还向记者讨钱。妇女称她迫不得已这名妇女也声称,她是迫不得已才把两名女儿带出来,不然,两名女儿独自在家没人照顾。据观察,两名女童估计只有约六七岁。不过,这名妇女过后发现记者不断问她问题后,开始有所警戒,最终在讨钱不果下,她随即带同女儿离去,以致记者无法从她口中套出更多资料。社会工作者:恐衍生社会问题“街头童工”成为家庭经济支柱的问题引人关注,社会工作者叶金发近期也接获不少相关投诉。叶金发强调,经济不景和物价高涨,相信是导致童工变多的缘故。“这些来自贫穷家庭的儿童,为了家庭和生计,被迫年纪轻轻就走上街头工作。一些民众担心童工问题若继续下去,恐导致更多儿童走上街头,届时将衍生种种社会问题。”叶金发说,孩童理应是处于求学的阶段,但为了维持一家生计,这些孩童却牺牲了前途,年纪小小就把岁月奉献给工作。“既然大马有儿童和少年僱用法令,那相关单位就应严厉执法,避免产生‘有法无令’的局面,尤其人力资源部去年尾才在国会三读通过‘2010年儿童和少年僱用(修正)法案’。此外,妇女、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教育部及福利局等单位也应马上探讨,为何国内的街头童工越来越多?”6月12定世界无童工日近年来,世界各地有不少儿童因连绵不断的战火、贫穷等原因而被迫提早踏入社会,沦为童工,从事条件差、报酬低、风险高的苦活,以致他们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因此,国际社会早前把每年的6月12日定为“世界无童工日”,以提高民众关怀童工问题的意识。不过,值此时期,大马各地却突然出现非法童工遍布的不良现象,而且,随着百物纷纷涨价,街头童工人数更是有增无减,让人担心这将引发新一波家庭和社会问题。目前,沦落街头的童工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开始引起国人关注,食客们对童工议论纷纷,除了关心他们的家境和学业,更担心他们是遭人利用牟利,因此希望当局能关注这项社会问题。数年前,国际劳工大会基于全球至少有1亿名5至14岁的童工从事劳作,便于2002年6月在日内瓦召开第九十届大会时,决定把每年的6月12日定为“世界无童工日”(the World Day Against Child Labor),大会呼吁世界各国密切关注日益严重的童工问题,并採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你知道吗?修法提高儿童就业年龄人力资源部是于在国会下议院三读通过“2010年儿童和少年僱用(修正)法案”。根据修正法案,儿童和少年的就业年龄,从目前的14岁以上和16岁以上,提高到15岁以上和18岁以上,违法者一旦罪成,刑罚将从坐牢6个月提高到1年,以及罚款从2000令吉增加到1万令吉。18岁以下少女不准在酒店工作法案也加重重犯者的刑罚,把现有坐牢2年的刑罚提高到3年,以及罚款从3000令吉提高到1万令吉。此外,18岁以下的少女也将不允许在酒店、酒吧、餐厅、旅馆及俱乐部工作,除非这些场所是由少女家人所经营。如果儿童与少年要在上述领域之外的地方工作,他们必须获得人力局总监的批准。法案除了建议提高儿童和少年的就业年龄,也限制儿童和少年只能够从事较轻和不危险的工作。法案也加入新条文,以对付违反儿童和少年僱用法的企业团体、伙伴、公会和职工会。法案阐明,所谓的轻型工作是指那些只需要坐着轻微移动手臂、脚和身躯,以及站着轻微移动手臂的工作。法案也禁止儿童少年从事任何已获得健康和安全当局评估为危险的工作,以及会危害健康和安全的公共娱乐工作。人力资源部长拿督苏巴马廉说,这项法案的修正着重在就业控制上,避免影响儿童和少年的课业。‧2011.07.03